永生樹–TheTreeofLife

/永生樹–TheTreeofLife

永生樹–TheTreeofLife

今天中午在新光影城看了永生樹這部片。看這部影片其實很容易睡著,只要稍微地閉上眼睛,隨時都可能進入另外一個時空。然後,並非這部片難看,而是這部片的意境與廣度太大,所要傳達的東西太深厚,而導演使用的畫面太「老子」,導致欣賞的觀眾很容易被催眠。

老子第一篇有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ㄐㄧㄠˋ:邊也)。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為妙之門。」

看永生樹這部片的感覺就是如此,既名為 The tree of life ,所講的就是生命故事。片頭開端,講到上帝之路、自然之路。所謂的上帝之路,所用的英文字是 Grace,可以對應到「恩典之路」。

我自己倒是覺得生命之樹的恩典之路與自然之路正象徵著地面下的根與地面上的樹幹、樹葉。所以這部片著重在生命的初始,講著一個孩子的童年生活。無論主角離開生命的起點有多遠,離開上帝的恩典有多遠,回到源頭就可以知道他的生命經歷什麼。

整個觀片的過程,並沒有看到很具體的闡述,甚至在片頭有很長的時間帶著觀眾在欣賞大自然之美、宇宙之美。然而,這就是我說到會讓人想起老子道德經內容的原因,而導演也不願意「說教」,直接讓我們去感受所謂的生命、上帝、自然、恩典…。

女主角不斷地詢問上帝在哪裡?做了什麼?這種「問天」的對話,相信所有人都有過,而天(大自然、上帝)依然都是用「演示」的方式讓人們了解這一切。祂從來都不說,但是火山會說話,太陽會說話,「光」會說話。

假如說這部片會讓人看到是父親、母親對於小孩的影響,那便是狹隘的二元對立觀點。我深深覺得,無論是父親或者是母親的牽引,最終都是回歸到恩典之路。片尾,因著主角父親的失業,他們舉家搬離原本的住處,孩子們都離開了「恩典」源頭,在多年之後,主角男孩已經長大成年,在大樓林立的商業空間中,他感到生命的貧瘠,就像踏在荒漠上,使得他的內在空間瞬間轉向樹根源頭,重新尋找遺失已久的恩典。即便是在童年犯過一些錯誤,造成他內心的自責與罪惡感,但是父愛、母恩都終究讓他在闖蕩的自然之路中,回歸恩典的懷抱。

看完後,我戲稱這部片什麼都看不到,但是什麼都看到了。此片並不是以當下的震撼來使人悸動,反而是讓演化與回歸的畫面讓人久久難忘。這是一部很有詩意的片,是在表達上有很深寫意的演示。即便現在閉上眼睛想像,還是可以清楚看到自然的演化中,含有著恩典的傳達。

看生命之樹,不僅看強而有力的主幹延伸,更要看那深入地底,受到大地滋養而茁壯的恩典懷抱。回頭看看每個人自己的童年,我想在這部片中,多少都會找到共鳴的畫面。

我想到的是自己也曾經砸過玻璃窗,也曾經暗戀著周遭的異性,也曾經荒唐地做過年少輕狂之事,也曾經憎恨過父母。這正是自然的現象,而無論如何,恩典無處不在,上帝或者說最終的指引都是在我們身上的源頭,不斷地影響著。

最後,我想說的是,看永生樹這部片前,要先確定自己的精神是否還好?如果太想睡,那真的很容易就會睡著。如果要看,把自己的想像力帶著,隨著畫面的流轉,就會看到自己內在的生命之樹是如何地在重新演示著。

 

P.S. 我搜尋到的第一篇永生樹的影評,裡面有一些提到的部份與我想到的類似。

 

左西工友分享

 


2017-10-30T16:10:49+00:00

發表留言